我想預防乳癌我好像得乳癌我剛診斷為乳癌乳癌治療中乳癌治療後追蹤與調適

乳癌

身心靈瑜伽

乳癌

加入會員

營養因素如何影響造成癌因性疲勞

  感覺到疲勞是癌症患者常見的問題,它甚或造成生命的威脅。在關懷癌症的研究顯示,癌症患者多數有中度甚至嚴重程度的疲勞感,連帶關係到生活品質的降低。Cancer  Related  fatigue(CRF)稱之為與癌症相關的疲倦,疲勞是一個複雜多因素引起的現象,可以從多個不同的層面來觀察,包括有認知性的、身體感官的、心理情緒的、以及行為上的。病患可能用不同方式的詞語來形容他所承受各樣的疲勞,可見其複雜性。所以對CRF癌症相關的疲倦定義也不同,像是「疲倦、虛弱、缺乏能量的主觀感覺」,由於癌症或癌症治療帶來不尋常且持續性的疲倦感,超出身心所能承受的範圍,且無法因休息或睡眠而獲得舒緩。根據the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NCCN)國際綜合癌症聯絡網將CRF定義為「個人感受到痛苦且持續性的疲勞,和近期的活動未必成正相關,而是因為來自癌症或癌症治療,這樣的疲倦甚至影響到正常生活的運作」。

癌症所引發疲倦的真相:
1.在罹患癌症的過程中,疲勞是最常見的症狀。
2.疲勞是一種相當主觀的感受,只能透過病患的自我陳述來評斷其程度。
3.疲勞是很多面向的,包括身體的、情緒的、認知及行為上的。
4.健康的人也會有疲倦的時候,但是可以透過休息而獲得紓解;然而癌症病患的疲倦並不能因好好的休息而解除疲勞。
5.造成癌症病患疲勞的機制目前尚未明朗。
6.與癌症相關的疲勞可能來自癌症本身或者接受癌症治療的副作用。
7.評估造成疲倦的相關因素,像是營養、疼痛、貧血或者是活動等,經由適當的處理可以降低疲勞的程度。

癌症引起疲勞的臨床評估:
1.癌症病患的病史
2.評估病人疲勞的特性(如強度、模式、持續的時間,日常生活所造成的干擾)
3.評估目前病人能力所及的身體活動
4.評估病人的生理狀況及異常(如睡眠障礙,噁心,嘔吐等)
5.評估病人的情緒困擾(如焦慮,不確定性等)
6.評估病人的合併症(如感染,心臟功能不全,肺功能不全等)
7.評估營養狀況有關的問題

營養不良、惡病體質(Cachexia)
與癌症末期病患的疲勞:
  營養不良是癌症病患普遍存在的一大問題。由於部分的癌症病患難以正常的口服進食,造成熱量攝取不足,蛋白質的嚴重缺乏,體液與電解質不平衡(鈉、鉀、鎂、鈣),鐵的缺乏造成貧血,維生素不足(特別是B1、B6、B12)等,總總因素導致體重的下降,並且影響正常生理機能運作。
  高達六成的癌症末期病人會出現惡質症或惡病體質,其形成的機制尚不明確。惡質症的病人會出現厭食、體重減輕和代謝異常。主要的原因是對碳水化合物、蛋白質及脂肪代謝的改變,包含增加內生性葡萄糖之產生、乳酸的再循環、肝醣的合成、骨骼肌的代謝、肝臟蛋白的合成、肝臟脂肪生成及分解,並減少肝醣的儲存。不正常的蛋白質代謝,導致體重減輕、肌肉流失、精力不足而虛弱疲憊不堪。厭食的原因,可能是接受治療期間-如化療,患者難免味覺改變、食慾不振、且缺乏運動、排便減少所致。噁心和嘔吐也是癌症末期病患常見的問題,相關的原因可能是,藥物、腹水、腸阻塞對胃腸道的刺激導致的噁心感。嚴重的情緒障礙像焦慮、消化道的紊亂,干擾正常的攝食過程,自然營養不良,降低患者的能量,終致所謂的虛弱疲勞。
  另外心理精神層面的低落,也關係著癌症病患的疲勞。抑鬱的患者,喪失克制的能力,感覺無奈、脆弱、沮喪、無精打采;另外會感到不安、緊張、痛苦、難過、害怕失去未來;覺得進食是無意義的行為,失去食慾,持續處於焦慮沒胃口的狀態,疲勞跟著也出現。
  我們最關心的就是如何透過有效的營養管理,來減少病患的疲倦虛弱感。首先可以做些基本的評估,包括收集病人的病史、體重的變化、記錄每天熱量的攝取、檢查血液電解質(鈉、鉀、鈣、鎂)、鐵蛋白、血色素及白蛋白的數值,有無脫水的跡象,飲食的喜好等,以降低病患營養失調的狀況。並且衡量病患的身體狀態,作適度的運動。醫師會依據個別的狀況,以不同的治療策略,來減緩癌症病患的不適,像是疼痛、睡眠障礙、情緒困擾等。正確的營養評估與管理,是希望使病患能保持在最佳的能量狀態,來擊退癌因性的疲勞體質。

預防乳癌少吃高油脂、醃製物

【記者蘇湘雲/台北報導】 | 台灣新生報

想預防乳癌,最好少吃高油脂食物、醃製食物,也要避免吃煙燻、燒烤類食物與發黴的食物,像炒花生就少碰為妙。

台安醫院營養課李祥瑞營養師表示,炒花生可能潛藏致癌物質,花生發黴就會出現黃麴毒素,黃麴毒素是致癌物質,但一般人無法用肉眼看出花生是否有黃麴毒素,加上炒花生多半是用鹽巴炒,不但油脂含量高,也是高鹽份食物,常吃就容易傷害健康。

多數花生糖會添加麥芽,廠商為了讓花生糖更順口、不黏牙,常加入豬油,使口感更滑順,但這卻會增加脂肪攝取量,對身體造成不利影響。如果真想吃花生,建議可吃帶殼水煮花生,較為健康。

李祥瑞建議,要預防乳癌,體重不可過重,每天至少要做三十分鐘以上的運動,平常也要避免吃含糖飲料。多吃蔬菜、水果、全榖類食物、豆類食物等。平常要限制紅肉攝取量,也要避免吃香腸等加工肉製品。

如果喝酒,男性每天不要超過兩份酒精攝取量,女性則不要超過一份酒精攝取量。另外,不要用營養保健食品來預防癌症,因為多數營養保健食品營養成分不夠多元,且常吃的話,可能過量食用單一營養素。以維生素C為例,有研究發現,食用過多維生素C,反會增加癌症死亡風險。所以建議民眾最好多吃蔬菜、水果等天然食品,營養才比較均衡。

另外,要減少乳癌風險,也要有充足睡眠,有研究指出,女性每晚睡眠時間少於六小時,乳癌風險比睡足七小時者增加百分之六十二。

張金堅教授的百歲乳癌病人

王國維之女 王東明出回憶錄

中國時報【張睿纖╱台北報導】

九十七歲開刀切除乳癌的王東明是清末國學大師王國維的長女。王國維五十歲時,在頤和園昆明湖投湖自盡,當時王東明才十四歲,如今她已活過一世紀,和父親的輕生形成極大反差。她計畫出回憶錄,記錄一世紀經歷和父親的歷史。

王國維與梁啟超、陳寅恪、趙元任等人,當年有「清華國學四大導師」的美稱,在近代中國學術史上有不可動搖的地位。王國維自殺時,旁人只在他口袋裡找到簡單寫著「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經此事變,義無再辱…」的遺書,近年對他尋死的原因有很多研究、版本不一。

「父親在大陸清華大學教書的日子,是我最懷念的時光。」王東明曾投書《中國時報》暢談印象中的父親。她回憶,王國維個性內向,自沉昆明湖當天早晨,母親還為他梳理髮辮,「沒有任何異狀、全家人都沒想到他會投水自盡,從此天人永隔。」

她記憶中的父親不苟言笑,除了在她幼小時會哼哼家鄉兒歌、逗小孩外,只和人談學問和正事。父親在清大任教時,每天長袍馬褂、掛著一條長辮子走在校園,「許多教授的辮子都被學生的剪刀喀擦剪下,但父親的髮辮不曾有過困擾。」有次母親忍不住說,別人的辮子全剪了,留著多不方便。父親不吭氣,冷冷地回答「留著便是留著」。

王東明有八個兄弟姊妹,她說,只有二哥王高明在詞學方面略有小成,但被誣為特務,也自盡身亡。王國維死後,王東明隨母親回浙江海寧老家、又到上海,民國三十八年隨國民政府來台。

「奶奶不常提起曾祖父,台灣很多年輕人也對王國維的事跡懵懵懂懂。」王東明孫女陳家怡說,對曾祖父很多事跡也是從課本得知。直到赴英念大學,大陸學生聽到祖父是王國維名號,都瞪大眼睛嚇一跳,她才知道曾祖父在國學上的貢獻。

王國維跳水自盡八十六年後,子嗣只有王東明還在世。她感嘆,近年針對父親死因和歷史有諸多研究,但都是參考以前的文獻。有感年輕一輩對父親歷史不了解,已經請人幫她寫回憶錄,「記錄我眼中的一世紀和我記憶中的父親。」

乳暈長突起物 蒙哥馬利腺啦

【記者鍾佩芳/台北報導】 | 台灣新生報

乳暈出現像青春痘的突起物與乳癌有關嗎?財團法人乳癌防治基金會董事長張金堅表示,乳暈周圍有一些米白色、米粒般大小,像雞皮疙瘩似的小突起物,常被誤認為青春痘,其實是蒙哥馬利腺,這些腺體的作用主要是保護和潤滑乳頭,可以產生潤滑液,使乳頭、乳暈保持柔潤,不至於太乾燥。

懷孕的女性會感覺蒙哥馬利腺看起來比較大顆,張金堅教授表示,這是因為生產後寶寶要吸媽媽的乳汁,比較容易傷到乳頭和乳暈的皮膚,所以蒙哥馬利腺會比較發達。此外,蒙哥馬利腺的分泌多寡可能與女性月經周期有關,所以接近女性月經前後就會比較大顆,去擠也會擠出像粉刺或痘痘一樣帶有起司味道的白色膏狀物。

如果這類似青春痘的蒙哥馬利腺,周遭紅腫又痛,看似發炎,建議還是應該請醫師檢查一下,以確認只是單純的乳腺阻塞或是另有其因。

另,乳頭長濕疹,是乳癌的前兆嗎?張教授也表示,乳頭長濕疹的原因很多,例如乳頭和穿戴胸罩長期接觸摩擦,或是皮膚對尼龍或達克龍等化學合成原料的衣服過敏,有可能對香水或乳液過敏,或是擦了不適當的乳暈漂白霜等。通常這種情況,只要避免接觸這些過敏原並使用類固醇軟膏局部塗抹,大約兩周內即可痊癒。

但如果兩周以上仍無法改善乳頭濕疹的狀況,則不排除其他疾病的可能性,像是乳癌的一種「帕奇得氏症」。

她97歲切乳癌 百歲票戲自在活

中國時報【張睿纖╱台北報導】2012/02/13
「老年生活不可怕,我每天都過得很充實!」現年一百歲的王東明,三年前發現左胸有小硬塊,醫院診斷是惡性腫瘤,她考慮三天,決定手術切除,當年以九十七歲高齡成為國內乳癌開刀最年長者。如今她身體硬朗,每周還上茶座和朋友一唱京劇,日子過得快活。

當時醫生診斷,硬塊直徑三公分,還好沒轉移至淋巴腺,她決定左乳全切除,連腋下淋巴也摘除。王東明爽朗的說,「拿掉也心安啦。」她現在除了右耳重聽、高血壓、走路需別人攙扶,身體沒有其他大問題。

王東明笑說,自己性子急,走路沒注意到地上坑洞,八十歲後常不小心跌倒,左邊髖骨、肩膀都換過人工關節;右肩、腳踝也曾摔斷過兩次。

她的孫女陳家怡說,奶奶和一般老人家不同,「不太相信中藥、反而比較相信西醫」,身體有問題會主動就醫,且全權交付給醫師處理。

王東明七十九歲時老伴過世,兒子遠居國外,她開始獨居生活。但她沒閒著,忙著參加浙江海寧同鄉會,八十四歲開始學唱京戲,每周固定到台北唯一的茶座「饗宴國劇社」唱戲,和一群平均八十歲以上票友票戲,最愛梅派的《霸王別姬》、《穆桂英掛帥》、《天女散花》與《小宴》。

「活到八十四歲不容易,何況開始學唱戲!」教了王東明八年的國光劇團京劇老師馬蘭說,一般人一曲可能學半年,但王大姊二、三個月就學會。「她還可以唱一唱從左邊口袋摸摸、掏出一張老旦詞本,右邊口袋摸摸、掏出一張小生的詞本,隨時轉換角色」,票友都笑說,她只剩花臉沒唱!

走過一世紀,王東明回憶自己十六歲才上小學、三十四歲結婚、八十四歲學唱京劇、九十七歲乳癌開刀。她笑說:「好像都比別人晚一步,但人生從來都不遲!老年生活依舊精彩、快樂。」

 

會員登入

從 Facebook 登入